金铁霖对于中国声乐的看法,中国人民大学金铁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音乐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19-05-14
摘要:金铁霖对于中国声乐的看法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1 以下是金铁霖对于民族乐器及中国声乐的个人看法。 民族音乐,还有一个是民族声乐。民族音乐可能也很早了,音乐学院也都有。

金铁霖对于中国声乐的看法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01

以下是金铁霖对于民族乐器及中国声乐的个人看法。

民族音乐,还有一个是民族声乐。民族音乐可能也很早了,音乐学院也都有。在音乐学院以前也有,民族声乐这种演唱的形式、方法和训练,应该说在建国以后就逐渐进入院校了,进入院校作为民族声乐的演唱。它先是歌舞团民间艺人的演唱和戏曲演员的演唱,后来发展到逐渐进入专业当中,进入学习和训练当中。像比较早的沈阳音乐学院,还有上海音乐学院,他们都开始培养民族声乐的一些学生。

那么作为我们中国音乐界还晚。1964年中国音乐才建立,特别提到培养中国的民族音乐的人才,包括民族声乐的人才,也就从那开始的。这个民族音乐和民族声乐,很多人他是概念有点模糊的。

民族音乐就是说民族器乐,像我们现在二胡、琵琶、古筝等等吧,现在在我们这儿都十五个专业。

不同的乐器就是一门专业,但是唱歌来讲,原来只有一个声乐专业。学声乐的人基本就是以学西洋唱法为主,都是用西洋的方法训练演唱一些外国作品,或者中国乐器的一些三十年代左右的和近代的一些创作的作品。我是学西洋乐器的,我是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当时我的老师、导师是沈湘教授,他已经去世了,1993年去世的。他教的很好,对西洋的掌握非常的地道,外语讲的也好,唱的也好,他示范都是很标准的,我跟他学了很多的东西。

应该说是在科学性和艺术性这两点上对我影响最大。民族性和时代性是我在实践中接触到一些新的演唱形式和方法,根据我的理解和体会,在这个新的地方又展开了一个空间,这个就变化的更大了一点,更倾向于我们中国的声乐.

----来自城市经济导报

1月17日至21日,中国人民大学金铁霖中国声乐艺术研究院应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音乐学院邀请,赴美国亚特兰大进行学术交流以及宣传展示并推广中国声乐艺术。此次出访小组由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金铁霖中国声乐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方教授带队,研究院院长助理郝丹丹及艺术学院音乐系教师刘琉三人组成。赴美期间分别进行了大师班学术讲座、独唱音乐会、两院合作协议商谈、音乐会演出等多项访问交流及学术活动。

文章阐述了民族管弦乐队的由来,就它和西洋管弦乐队的关系进行了技术层面上的比较,并对实践中的常见问题提出看法。最后就民族管弦乐队这种艺术形式的走向给予了积极的肯定,提出它生存和发展下去的必要性。

当地时间1月19日下午3点半,在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音乐学院,赵方教授举办了关于中国民歌的讲座,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分类,到民歌的产生及发展、民歌的一般特点、各地区民歌特点,再到民歌的传承,赵方教授将中国民歌立体的展现在人们面前,尤为值得一提的是,赵方教授在现场吟唱部分民歌,韵味十足。此外,他还邀请青年女高音歌唱家郝丹丹老师对各地区各民族民歌进行范唱,让听课的外国师生更加直接有效地感受到了中国民歌和中国声乐艺术的魅力。乔治亚州立大学的师生纷纷表示他们十分喜爱这种授课形式,既有学术的高度,又有艺术的感染力。乔治亚州立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怀特科曼教授表示,希望今后有机会再次举办此类讲座,让更多的老师和学生能够接触和了解中国民歌和中国声乐艺术。

民族管弦乐队/西洋管弦乐队/音乐融合/规范/理念

图片 1

姚毅军,天津音乐学院民乐系讲师(天津,300171)。

图片 2

导言

1月20日晚8时,青年女高音歌唱家郝丹丹应邀在美国乔治亚州立大学RECITAL音乐厅(KOPLEFF RECITAL HALL)举办个人独唱音乐会。在完全没有扩音设备情况下,郝丹丹演唱了14首风格各异的声乐作品,这是对一个声乐演员技术和功力的全方位考验,青年钢琴家刘琉担任音乐会钢琴伴奏。音乐会以《谁不说俺家乡好》结束,郝丹丹宽广的音域、清亮的嗓音、娴熟的声乐技巧和动人的表演赢得了到场听众的阵阵掌声。

现代意义上的中国民族管弦乐队,不是中国汉民族器乐形式衍生发展的结果,而是在西洋音乐的启蒙下,参照西洋管弦乐队的建制,对中国汉民族器乐重新组织后形成的新的大型乐队演奏形式。其历史自二十世纪20年代的“大同乐会”民族乐队算起,将近百年。而它真正大发展,成为民族音乐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自上世纪50—60年代至今,不过半个世纪。较之历史悠久且成熟的西洋管弦乐队,它正处在“走势良好”年轻而风华正茂的发展期。

图片 3

从下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民族管弦乐队和西洋管弦乐队在建制上的继承关系。

1月20日上午10时,赵方教授与乔治亚州立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进行了会谈,双方就师生互访、学术交流进行了友好商谈,达成了框架协议。

见下图:(两种乐队的基础编制图)

此外,1月17日晚,郝丹丹应邀出席亚特兰大中国商会2016年第23届春节文艺晚会,演唱《望月》、《在中国大地上》、《芦花》三首歌曲,赢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

西洋管弦乐队

中国人民大学金铁霖中国声乐艺术研究院旨在推动中国声乐艺术的发展,培养更多优秀民族声乐人才,把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继承光大并使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通过此次独唱音乐会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声乐,感受中国声乐的魅力,对于广泛宣传中国民族音乐,传播和繁荣民族音乐文化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中国人民大学金铁霖中国声乐艺术研究院此次美国之行让中国民歌和中国音乐唱响美国亚特兰大,一场场精彩的高水准学术讲座和音乐会征服了美国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足以证明观众对中国声乐艺术的肯定和喜爱,为下一步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推广和宣传中国民歌和中国声乐艺术 打下良好的基础。

图片 4

图片 5

民族管弦乐队

图片 6

西洋管弦乐队:

木管组:长笛、双簧管、单簧管、大管 12人

铜管组:圆号、小号、长号、大号 10人

打击乐组:以定音鼓为核心辅以小军鼓、大镲以及若干小型打击乐器 6人

弦乐组:小提琴Ⅰ、Ⅱ,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 50人

民族管弦乐队:

吹管组:长、短膜笛子,高、中、低音唢呐,高、中、低音笙 13人

弹拨组:柳琴、琵琶、扬琴、中阮、大阮、筝 18人

打击乐组:以大鼓为核心辅以排鼓、大钹、小钹以及若干小型打击乐器 5—6人

弦乐组:二胡Ⅰ、Ⅱ,中胡,大提琴,低音提琴50人

上图中,笔者选用了具有代表性的,规模相当的两种乐队建制。通过图例,可以比较出乐器的比例人数在规模上,器乐族群的划分上,两种乐队建制基本相同。这就给人们提出了以下问题。

一、民族管弦乐队何来?

世界上存在很多的乐队形态——中国的江南丝竹乐队、印尼巴离岛的加美兰乐队、美国的爵士乐乐队等等——他们的建制是由自身的音乐需要自然形成的。一旦形成了乐队的演奏形式,它的“组织原则”也就表现出来。比如中国的广东音乐的“五架头”等,都体现了乐队建制上的某些“组织原则”。这些原则外化于建制上,内含于作品中。

比较民族管弦乐队和西洋管弦乐队的建制,我们从它们建制的“组织原则”上识别出两种乐队的渊源,从而更好地理解民族管弦乐队的乐队形式。

1,以弦乐族为中心的组织特征

西洋管弦乐队是从17世纪的歌剧、芭蕾舞的伴奏乐队发展而成的。自海顿和莫扎特确立了“双管编制”的乐队形式后,乐队人数由少增多,从总人数40—60人左右的“双管编制”发展到当今百余人的“多管编制”的超大型乐队,有一个特征始终未变,就是弦乐队的人数占乐队总人数的60%。它当之无愧地成为乐队的核心乐器族。民族管弦乐队接受了这个“外来的”西洋管弦乐队特有的组织原则。

从上图可以看出,民族管弦乐队的弦乐族人数比例和西洋管弦乐队的弦乐族人数比例基本相同。与中国民间室内乐乐队形式比较,我们找不到以一种乐器族为核心的组织特征。如江南丝竹乐队、广东音乐乐队等的建制中大都是以一两件乐器为主奏乐器,其他乐器以“加花变奏”等方式附和之。而且,中国民间的戏曲伴奏乐队也不是由一种乐器族作为乐队核心的。

2,力求自由转调

民族管弦乐队吸纳了西洋管弦乐队的律制、半音阶及宽音域概念,力求自由转调。

世界上各个音乐体系中存在多种律制——五度相生律、纯律、十二平均律等等,不一而足。在产生了一定乐队组合形式后,就要求有一个各种乐器都接受的、能够表达某种音乐体系基本特征的律制。在西洋管弦乐队中,十二平均律是乐队律制的基础。它以牺牲了和声方面的部分谐和为代价,以求自由顺畅地转调。

西洋音乐以十二个半音阶为基础,并力求扩大乐器的音域,表达丰富的音乐信息。西洋乐器的改造,也是以能顺畅地演奏十二个半音作为基本出发点的。通过比较贝多芬时期总谱中的管乐器,特别是铜管乐器的变化,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西洋乐器改造”的努力方向。

上世纪50—60年代,是中国乐器改造的一个高潮阶段。民族管弦乐队的发展向乐器改革提出了要求。扬琴从双排码到三、四排码;琵琶、阮的品相的增加并按照十二平均律排列;笙改造成为乐队使用的加键“抱笙”等等,例子不胜枚举。乐器改革的目的无外乎是阔展音域、合乎十二平均律的音高要求,并能顺畅演奏半音阶,使乐器的自由转调成为可能。这些乐器改革的基本目的,绝非中国民族原生乐器所内生的,而是为了符合西泮管弦乐队理念。这些理念成为构建民族管弦乐队的重要基础。

3.乐器组高、中、次中音和低音乐器的组合方式

西洋管弦乐队中各个乐器的音域组合,接受了与混声合唱相同的排列方式——女高音、女中音、男高音和男低音的排列方式——各族乐器的音域和音色是以高、中、次中音和低音的组合方式组合的。我们可以看到在弦乐族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提琴的排列组合;木管乐器族、铜管乐器族亦都是以同样的方式排列。音域较高的高音乐器在上,中、次中音和低乐器在中间和下面,这种排列习惯符合人们对和声的听觉需求,它是西洋音乐理念重要特征之一。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金铁霖对于中国声乐的看法,中国人民大学金铁

关键词: 澳门新匍京app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