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味着什么,文化不能只追逐利益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戏剧 人气:152 发布时间:2020-04-04
摘要:摘要:不能说“流量”现象的存在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们不能只有这些东西。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余青峰 8月至9月间,国家大剧院的戏剧舞台将迎来6部大戏、近30场演出。一

图片 1

摘要:不能说“流量”现象的存在是不合理的,但是,我们不能只有这些东西。

图片 2

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余青峰

图片 3

8月至9月间,国家大剧院的戏剧舞台将迎来6部大戏、近30场演出。一系列根据经典文学作品改编的优秀剧目、一部莎翁名剧《理查三世》以及根据好莱坞经典电影改编的话剧《12个人》将为北京的戏剧发烧友带来一场令人心动的饕餮大餐。

王晓鹰近来很忙。

据悉,本次展演的6部大戏包括台湾果陀剧场话剧《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中国国家话剧院的明星版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及最新力作《活着》、《理查三世》,还有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话剧《十二个人》和以色列卡梅尔剧团经典话剧《安魂曲》。大剧院演出部负责人介绍,本次戏剧展演体现了两大特点:一是6部中有4部戏改编自经典文学名著,散发着不朽的经典魅力:二是此次展演以华人院团为主力军,很多戏都是近几年的新品力作,能够充分展示当下国内戏剧的水准与活力。

去年夏天,在首都剧场观看王晓鹰版莎剧《理查三世》。舞台上,无处不是东方文化元素,三星堆符号、汉服、面具、京剧、宣纸等等,赋予了一部拷问人性、鞭笞灵魂的名剧以神秘色彩和极大表现力,东西方文化的跨越组合尤为熨贴。

再过几天,由他导演、上海京剧院创排的新编现代京剧《北平无战事》,即将作为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参演剧目,在虹桥艺术中心与观众见面。从4月中旬起,他就常常泡在天钥桥路上海京剧院练功房里,和演员们一起打磨细节。

中外经典文学作品戏剧舞台闪耀光彩

这部戏,据说去年四月在英国皇家莎士比亚环球剧院亮相的时候是“裸演”。由于遭遇一场海上风暴,运送演出所需布景、服装、道具的船只未能如期靠港,但演出计划早已排定,戏比天大,只能“霸王硬上弓”!王晓鹰介绍说,环球剧院的工作人员,仅用了一天时间,就把布景、服装、道具的最佳替代品张罗齐全。这就是自诩“世界第一戏剧之都”的伦敦戏剧人,戏剧,在他们心目中,无所不能。

有时间,他会去“老地方”静安现代戏剧谷。不是像过去一样以导演身份带戏去演出,而是去欣赏来自立陶宛的经典剧目,忙里偷闲发个朋友圈。

曾经在台湾与上海演出屡创佳绩的台湾果陀剧场经典话剧《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将于8月3日6日携原班明星阵容首次登陆国家大剧院,与北京观众见面。这部感人的作品改编自美国作家米奇爱尔邦的畅销小说《相约星期二》,由台湾著名导演杨世彭倾力执导,台湾著名表演艺术家金士杰与鬼马主持人卜学亮同台飙戏,重现了一段真实的生命故事学会如何死亡,就学会了如何生活,一位老人在生命最后14周的人生箴言,强烈撞击当代人忙碌而空虚的脆弱心灵。

王晓鹰带着中国版《理查三世》去伦敦,是为了参加名为“从环球剧院走向世界”的莎士比亚戏剧节,该戏剧节作为2012伦敦奥运会的主要文化活动,从全球范围选择37种语言,排演莎士比亚的全部37部剧作。莎士比亚,不仅是英国的文化符号,更是全球戏剧的标杆,是跨文化的一座桥梁。

这个春天,著名导演王晓鹰在上海导戏、赏戏、品戏,乐此不疲。

该剧2011年2月首演,轰动全台,不断刷新加演记录,成为台湾首版演出场次最多的佳作;12月初赴上海演出引发强烈反响,创下票房连续爆满的佳绩,2011年度共演出40场,吸引了6.5万多观众进剧场观看。这部感人至深的作品,由两位演员撑起整个舞台。其中台湾著名表演艺术家金士杰,通过出演《暗恋桃花源》中的江滨柳一角为内地观众所熟知,此次他仅以上半身演绎患有渐冻症的莫利教授、湛演技令人折服;另一位主演卜学亮,是台湾电视金钟奖得主、曾因主持台湾金牌综艺节目《超级星期天》而红极一时、也是在众多黄金档偶像剧中闪光的超级绿叶。这次在话剧舞台上他真诚的颠覆自我、全力饰演学生米奇,与金士杰同台对弈内心戏。他坦言:逗笑容易,逗哭难。内心戏是很大的挑战!但卜学亮在这部戏中发现了一个崭新的自己,也希望唤醒观众心中那个曾经的自己。

难怪,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宁可失去一个印度,不愿失去一个莎士比亚。

图片 4

世界上最优秀的话剧团之一,以色列卡梅尔话剧团携经典《安魂曲》8月13至15日再次赴京演出。该剧由契诃夫三部小说片断改编。是以色列戏剧史上最伟大的编导哈诺奇列文在生命最后阶段的创作。伦敦《卫报》曾这样评价这位有着以色列良心之称的剧作家他的戏剧打开了我们的灵魂之窗,从中挖掘出我们渴望的一切。

【不是为了形式而形式,也不是为了实验而实验】

话剧《安魂曲》聚焦于死亡一对农村老夫妇的死亡,一位年轻母亲的悲伤,以及一位车夫的丧子之痛。全剧拥有极简纯粹的舞台,并将诗意和幽默混为一体。大量象征性地使用了富有表现力的意象,同时舞台上的每一棵树、每一栋房屋都是由演员来扮演,在童话般的世界里演绎极致的悲伤,在欢愉的气息中,向生而死的生命光辉令观众热泪盈眶。

今年三月,应利兹大学李如茹博士之邀,我开始了英国戏剧之旅,参加“寰球舞台,演出中国”戏剧论坛,其中一个重要的板块是,探讨全球各版本的《赵氏孤儿》演出。

上观新闻:提到您的名字,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您执导过的许多话剧、歌剧、京剧、越剧、舞剧、音乐剧。但其实,您在当导演之前,在基层剧团做过多年演员。当时是怎么想到要转型当导演的?

该剧于1999年3月19日在特拉维夫的卡美里剧场首演,19992000年度该剧荣获最佳剧目奖,最佳编剧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配角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和最佳灯光导演奖六项以色列戏剧学院奖,在海外的巡演也大获成功、备受欣赏。曾于2004年10月份,应中国国家话剧院邀请参加以永远的契柯夫为主题的国际戏剧节,好评如潮;2006年再次访华,是首都剧场落成50周年纪念唯一的外邀剧目,演出反响极为轰动。今年,为纪念中以建交20周年再次赴华,首次亮相国家大剧院,让这部色彩斑斓的伟大诗作在中国的舞台上再次呈现,古老的希伯来语演绎,配合中英文字幕使观众可以毫不费力的领略以色列民族的精神世界。

利兹的春天,大雪纷飞,冷风彻骨。但是,洁净的空气中,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可能是戏剧的味道吧,戏剧,总是在逼仄的氛围中,诉说着一种奇特的冷峭的飘忽不定的人性。

王晓鹰:这个转变和上海有点关系。

9月4日至9日,改编自被西方媒体评论称为中国最享誉世界的作家余华同名小说的话剧《活着》也将崭新亮相国家大剧院舞台,进行该剧的首轮演出。

来自中国内地的话剧、豫剧、京剧、花鼓戏、越剧等各种版本的《赵氏孤儿》实践者,以及浙江大学、南京大学的《赵氏孤儿》研究者,居然聚集在异域他乡,共同探讨一个发生在古老中国的忠义故事。这,难道不也充盈了戏剧性么?戏剧性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提醒,提醒中国文化界,有很多事忽略了,有很多意识淡漠了,至少这样的主题论坛,首先应该在中国内地举办。因为,《赵氏孤儿》是我们的文化财富,现在,如此文化财富,却由英国的戏剧人在开采。四年前,我曾访问韩国,曾经忿忿于韩国人攫取了我们的端午文化,又觊觎我们的孔子、中医文化。后来,我发现韩国人把我们的文化奉为至珍、小心呵护,忿忿之心,终落得一阵哑然。我们所谓的五千年文明,真的不能再无度挥霍而随意散落了。

1978年,全国掀起了观摩和学习话剧《于无声处》的热潮。我当时在安徽池州地区文工团当演员,和同事们坐了一夜轮船来到上海学习,准备回去排这部戏。我们先是看了上海青年话剧团的演出,第二天又看了上海工人文化宫业余话剧队的演出。回去排戏时,当大家都不清楚该怎么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能够非常清晰地回忆起演出内容和舞台调度等等。

该剧由当代剧坛最具影响力的戏剧导演孟京辉执导、知名实力派演员黄渤与袁泉领衔主演。作为余华最广为人知的一部作品,《活着》以深邃、平实的笔调,描述了一个普通人的人生悲剧,从而勾勒出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国形象,这部作品曾被著名导演张艺谋搬演上过电影银幕。而这次演出,是这品作品诞生20年之际首次呈现在戏剧舞台上,导演孟京辉将集结一众优势兵力,希冀将文学与舞台艺术完美结合,以一种爆发于生活最深处的生命意志和决绝姿态,打造出一部极具文气与史诗气质的诚意之作。

来自我们中国的《赵氏孤儿》,引起西方戏剧人感兴趣的话题,恐怕也是人本思想:程婴该不该用自己的亲生骨肉,换取赵氏孤儿的生存?程婴做出了这样的抉择,是大人性还是伪人性?这些,恰恰应验了莎士比亚的第一台词,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

在那个年代,很多剧团是没有专门的导演的。一部戏里,谁没有分配到合适的角色,谁就做那部戏的导演。当时,大家对导演所要承担的创造性工作认识不够,觉得能把看过的戏“拷贝”下来就是当导演的“料”了。那次经历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往导演方向发展,并且把它作为我的长远追求。

而作为华人戏剧舞台上家喻户晓的明星版话剧田沁鑫导演作品《红玫瑰与白玫瑰》在历经数轮打磨之后,又将于8月29日至9月2日与观众再度见面,本轮由秦海璐、辛柏青、高虎、师春玲联袂演绎。

会议结束时,我甚至觉得,如果早些时候参加这样的论坛,我的越剧版《赵氏孤儿》可以写得更好!

1979年,中央戏剧学院恢复导演系本科招生,我报名参加考试,顺利地被录取。在中戏学习之后,我才真正认识到导演这份工作所需要的创新性和自我表达意识。

理查三世再度震撼来袭十二个人掀起人性波澜

图片 5

去年由奥斯卡影帝凯文斯派西主演的《理查三世》曾在大剧院掀起过一场极具震撼感染力的莎剧风暴,而新近由著名导演王晓鹰执导的《理查三世》也将在8月24日至26日上演,进行该剧继今年4月参加英国环球莎士比亚戏剧节载誉归来之后在大剧院舞台上的首次亮相。

利兹,雪后初霁。我们一行人奔往下一站,斯特拉福德。那儿,是莎士比亚生命的源头,也是他的灵魂栖息地。

王晓鹰在中戏讲座

这次即将上演的中国版《理查三世》不同于传统的莎剧版本,而是带有浓浓的中国文化元素:舞台背景由水墨渲染的宣纸组合而成,身穿汉代古典服饰的人物穿梭其中,演员一张口,用充满戏曲味儿的发声方式朗诵莎士比亚的台词,处处都洋溢着中西交融的独特魅力。

最有趣的是,在莎士比亚的故乡,在皇家莎士比亚剧院,观看英国皇家莎剧团演出的《赵氏孤儿》。而且,编剧、导演、演员中没有一个是中国人。更有趣的是,那天的观众,有十几个来自中国内地的《赵氏孤儿》实践者和研究者。会务组并不安排观摩,我们都是提前订的戏票,自掏腰包。在英国,从来没有蹭戏看的习惯,买票是天经地义的事。买票,是对戏剧最起码的尊重。入场后,不喧哗、不拍照、不接电话、不迟到不早退,是对戏剧最基本的礼仪。

上观新闻:大家对“演员的自我修养”这个说法津津乐道。相应地,是否还有“导演的自我修养”?您怎么理解?

而剧中的核心人物理查三世的形象,不论在莎士比亚的笔下、还是凯文斯派西等西方演员的演绎中,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流氓恶棍混蛋,他的肢体残疾与内心的邪恶丑陋相互呼应。但是,在即将上演的这部《理查三世》中,导演王晓鹰却做了一个大胆的颠覆与突破:理查三世变为一个肢体健全的健康人,他将挺直了脊梁站在舞台上,用自身的魅力来征服安夫人。对此,王晓鹰解释说: 在莎士比亚时代的西方语境里,先天残疾往往是邪恶人格的象征。但我个人认为,但莎翁本来就是为了表现人的欲望和野心对人性本身的伤害,所以我觉得不需要外部的残缺,不需要这种借口。 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院院长尼尔康斯特博在看过该版演出之后激动地表示:《理查三世》在英国的演出虽然没有华丽的服饰、道具和舞台布景,但演员们却以扎实的表演功底征服了观众!英国权威媒体《卫报》则评论为:这是一场明快、毫不拖沓的演出,理查三世第一次具有了古怪的说服力!

这出戏的形式感很中国,角色上场的自报家门屡屡出现,写意、虚拟、夸张、变形等手法充斥舞台。只不过,在细节处理上,更加追求视听的刺激性,婴儿的哭声用真人在台上模拟嗷嗷待哺的情状,屠岸贾杀死婴儿,直接扭断了那个婴儿道具的“脖颈”,发出“咔嚓”一声,观众群一阵惊呼。故事,还是传统的《赵氏孤儿》故事,内核上却更接近西方审美。印象最深的是结尾,程婴的一切使命都完成后,程婴的亲生儿子的鬼魂出现了,斥责程婴,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作亲生儿子,也从来没爱过我!为此,程婴自杀了,一对父子,相拥长眠。当然,这完全是西方式的结局,是残酷与温情的平衡点。窃以为,这样的结局,也是一种暴力……

王晓鹰:我认同苏联一位专家的说法。他说,导演有3个职责。

戏剧场里的演出精彩纷呈,而大剧院的小剧场里也即将上演一部主题思想深邃、戏剧冲突激烈的精品剧目这就是8月3日到10日、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根据经典电影《十二怒汉》改编的话剧《12个人》。

不管怎样,看这出戏的过程,我自始至终有一种兴奋感。兴奋点在于东西方话语的神奇结合,演惯了莎士比亚的莎剧团,竟能把一个中国的故事演绎得如此出神入化。人的生存哲学,在道义法则面前,竟是如此的脆弱而艰难,这一点,东方西方概莫能外!

第一是剧本的解释者。导演要有思想,对所排的戏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对于戏里的人物、人物的每一段生活都要有自己的态度,而不是简单地把文字剧本搬到舞台上,也远不只弄一些好看的舞台效果。

该剧讲述了一场发生在法庭外面会议室里的激辩:12个担任陪审员、职业各异互不相识的男人因为一起杀人案而聚集在一起,他们将为决定一个生命的生死去留而进行一场封闭式的谈话。在这里,人性的本质与弱点都将进行激烈的交锋,是善良还是邪恶?事有罪还是无罪?将成为全剧扣人心弦的悬念焦点。

斯特拉福德之行,更兴奋的是对莎士比亚的朝拜。从他的出生地,到他的居住地,再到安葬这颗伟大灵魂的教堂,一路走来,油然更生敬仰。套用一句马克思描述资本的话语,自从莎士比亚来到镇上,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戏剧的血液。镇上的人们一说起莎士比亚,那是由衷的自豪。书店,基本上都是莎士比亚的剧本,人们在静谧而安宁地享受着戏剧。

第二是演员的镜子。一部戏不是由导演来表演,而是要靠演员的表演去呈现。所以,导演要帮助演员达到人物塑造和内容表达的要求。

与一般话剧演员阵容主次角色泾渭分明的特点不同,《十二个人》中的十二位陪审员都是剧中的主演。刘鹏、徐紫东、曹毅、吕梁、娄际成、贾景晖等囊括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几乎全部老中青三代实力男星的纯爷们阵容组成了《十二个人》的演员班底。该剧去年在上海演出之时,他们充满阳刚气息的精彩演绎在让人大呼好看、过瘾之外,也带给了大家更多深层次的人性思考。

临别时,我对同行者说,我想留在这个镇上,为莎士比亚看门。

第三是演出的组织者。除了面对剧本和演员之外,导演还要面对各个创作部门和运作部门,需要有一定的组织能力和领导力。

安魂曲

上观新闻:大学毕业之后,您被分配到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担任导演。那个年代,很多导演都到国外进修学习,您当时去德国待了3个月,看了100多出戏。那段经历对您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

千万不要以为,伦敦只是全球金融中心。伦敦,更是世界戏剧的心脏。

王晓鹰:那段经历对我的影响非常深刻,这是我后来才意识到的。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意味着什么,文化不能只追逐利益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