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国家一流歌手武利平,做永恒的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戏剧 人气:142 发布时间:2020-01-05
摘要:武利平演出照本报记者王新荣摄 原标题:文艺旅途中永远的行者记国家一级演员、二人台非遗传承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武利平 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我们就乐意看他的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武利平演出照本报记者王新荣摄

原标题:文艺旅途中永远的行者记国家一级演员、二人台非遗传承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武利平

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我们就乐意看他的表演,尤其是他演的老太太,咋那么像呢,简直神了,他演一天,就能逗乐我们一天。”

图为武利平

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内蒙古四子王旗

  从11岁登台,成为最小的“乌兰牧骑”,到成为内蒙古剧协主席、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被称为“内蒙古第一笑星”的二人台表演艺术家武利平40年的光阴全部奉献给了自己挚爱的二人台艺术。多年来,武利平将满腔热情和对老百姓的深厚感情都倾注到了艺术创作中,形成了自己诙谐幽默、惟妙惟肖的表演风格。40年来,他始终坚持深入基层、走到老百姓中间演出,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在参加第九次全国文代会期间,武利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他告诉记者:“我就是从基层走出来的演员,从小就对基层老百姓有一种骨子里的天然亲近感,我要做永远的‘乌兰牧骑’。”

2015年1月13日上午,市民族艺校东门外小广场戏台,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与乌兰察布市艺术表演团体百团千场下基层惠民演出活动启动,内蒙古文联副主席、剧协主席,国家一级演员,梅花奖获得者,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武利平受邀讲话,父老乡亲们,大家前晌好!麦克风里这一声用乌兰察布后山话喊出的亲切问候惊动了远近市民,武利平来了,武利平来了!大家循声而来,瞬间工夫数百人聚集台下,听武利平说笑,露天站立,虽因冬日寒冷跺脚搓手,脸上却绽放着最开心的笑容。这,就是表演艺术家武利平的魅力。

8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的哈撒儿文化广场早早摆好了千人观众席,迎接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带来的送欢乐下基层走进四子王旗慰问演出。

  “我在乡村舞台的摸爬滚打中成长”

热爱文艺所以不懈求索

一支四子王旗乌兰牧骑的蒙古舞《驰野》为演出开场,一群当地土生土长的姑娘小伙子演绎了蒙古草原上野马奔驰的场景和蒙古族人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队长乌宁说,梅花奖是中国戏剧最高奖,四子王旗的观众能欣赏到梅花奖艺术家的演出非常高兴,乌兰牧骑献上这支舞,是以草原人民的方式迎接艺术家的到来。

  武利平出生于一个梨园世家,母亲张秀兰是一位功底深厚的山西梆子演员。由于受家庭环境和成长环境的影响,武利平从小就痴迷二人台艺术。在他幼年时,母亲每次下乡演出总是带着他,有时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跟随母亲到各个旗县和乡镇演出成为武利平的一种生活常态,在这种生活常态中,他适应了简陋的舞台布置,更熟悉了父老乡亲们看到精彩演出后的淳朴笑容。就这样,母亲在台上演出,武利平在台下专注地听看母亲的唱词和神情,对戏曲开始从简单的喜欢到陷入痴迷。

武利平1961年出生在我市凉城县一个梨园世家,母亲是山西梆子演员,父亲是音响师。他自小随父母去各地演出,在排练场和舞台上玩耍,经常模仿演员手眼身法步,学谁像谁,逗得大家哈哈大笑。9岁登台,父母觉得他是块文艺料,11岁时,送他进凉城县乌兰牧骑,成为剧团最小的演员。

演出由梅花奖获得者龙红、武利平和武燕妮、阿拉腾其木格主持,秦腔《晴雯撕扇》 、豫剧《抬花轿》 、川剧《潘金莲打饼》 、晋剧《大登殿》 、黄梅戏《女驸马》 、扬剧《板桥道情》 、女声独唱《那就是我》 、昆曲《吕布试马》 、歌剧《洪湖赤卫队》等唱段陆续登台,为当地观众展现唱念做打、风格各异的戏曲艺术,艺术家还邀观众上台同唱、与台下观众互动。演出受到数千名观众的欢迎和喜爱,有不少观众离开座位,到近处站着观看演出,前排座位一空出来,后排观众马上占领了有利地形 ,观众席外围也站满了人。

  武利平11岁时成为凉城县乌兰牧骑的成员,他并没有学唱山西梆子,而是喜欢上了更加有泥土味儿的二人台。二人台是我国北方较有影响的地方剧种,是汉族、蒙古族各民族长期交融的艺术结晶,经过多年的艺术实践,在唱、念、做、舞等方面已形成自己浓郁的地方特色与独特的艺术风格,成为山西、河北、内蒙古等地一个较有影响的地方剧种。武利平对手持扇子、手绢、花棍以及土腔土调的二人台表演技法很入迷,他觉得这是最有乡土气息、生命活力的艺术形式。更为关键的是,他一到舞台上演出,老百姓总喜欢看,而且开怀大笑。这让武利平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二人台具有非常浓郁的现实性、大众性、通俗性和质朴性,通俗易懂、诙谐幽默,贴近广大农民日常生活,为这样的艺术我甘愿奉献一生。”

在凉城县乌兰牧骑,武利平开始接触二人台,便一下子爱上了这一剧种。扇子、手绢、红绸、霸王鞭等技法令他着迷,因此,每天天没亮,他便起床练功;晚上同事俱已上床,他还在练。声乐、器乐、舞蹈他都刻苦学习,同事演的各种节目他都模仿。

梅花奖获得者李军梅、汪荃珍、王超、杨俊、李政成、韩延文和二度梅获得者陈巧茹、史佳华、林为林、刘丹丽参加演出。八月底,草原上夜风寒凉,艺术家身穿单薄的戏装,一板一眼,精气神十足。梅花大奖艺术家裴艳玲虽已年近七旬,但她表演的昆曲《林冲夜奔》选段、京剧《翠屏山》选段,依旧风骨铮然、铿锵有力。

  通过几十年的舞台实践和潜心研究,武利平对二人台独特的生活基础、传统的文化优势,以及与现代艺术可以兼容的艺术风格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二人台艺术虽然表现的是家长里短、柴米油盐的日常琐事,但在平常中却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和深厚的情感内涵。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武利平大胆创新,博取众长,为二人台赋予了新的活力,演出也更加符合当代人的审美要求。多年来,武利平主演了戏曲小品《打金钱》《走西口》《探病》《卖碗》《分粮》等,受到了观众的普遍喜爱。有人评价武利平的表演是雅俗共赏的,雅的可以从中看到一种生活的哲理和人生的体验,俗的也可以从中获得娱乐和休息。

最初剧团安排他演小生,如《走西口》中的太春等。1977年,剧团为县妇代会编排的晚会正要上演,《闹元宵》里扮演苏母的演员突然生病,急坏了导演,但他立马想起武利平经常模仿同事演出,就推他救场。武利平颤着软腰、摆着鸭手上场,把一位极力阻止女儿约会、不想让她嫁入穷人家受苦的老旦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妙趣横生,台下掌声和笑声爆棚,二人台小戏《闹元宵》成了晚会最大的亮点。这次成功经验让武利平对自己反串旦角信心大增。

草原人民见过世界各地的游客,可是在家门口看到全国各地的戏剧艺术却不容易。 武利平是从内蒙古走出来的梅花奖获得者,这次慰问演出,他既是地主又是参演者,他以二人台小品逗得观众捧腹。梅花奖艺术团第一次送欢乐下基层演出我就参加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深刻体会到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鱼儿离不开水,一个演员离不开他生长的土地,我们打造精品,最终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戏曲艺术只有在基层演出,在中华大地上彰显魅力,才更见出她的源远流长。 武利平说。

  这种鲜活同样得益于武利平从小的乡村体验。他塑造的角色从小就鲜活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人物的灵魂、性格、感情对他来说早已了然于胸。武利平说,“我就是在乡村舞台上摸爬滚打中成长成熟起来的。”而这种跟乡村跟泥土的亲近感使他在塑造角色时更加得心应手。通过他的塑造,每一个形象从服饰到扮相,都紧跟时代、贴近生活。很多观众这样评价武利平:只要他往舞台上一站,笑容就会不由自主地挂在我们的脸上。

在后来的二人台演艺生涯中,反串各种喜剧旦角成了他的绝活,无论是《卖油》中想快速致富的女青年,《摘花椒》里想成人之美的中年妇女,还是《喜上喜》中厚道善良的老大娘等等,这些不同年龄、不同时代的女性形象被他演得有骨有肉,个性鲜明,那惟妙惟肖的形体动作,从生活中信手拈来地带着莜面味儿的朴素方言常常令观众捧腹大笑,他也因此被观众誉为内蒙古第一笑星。而这些精彩表演,都是他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换来的。

这次慰问演出也是第三届内蒙古戏剧娜仁花奖大赛开幕演出。 娜仁是蒙语的太阳 ,娜仁花就是向日葵花,这是为内蒙古自治区戏剧院团中青年演员所设的专业表演奖,目的是促进自治区戏剧艺术出人才、出作品,发现演员、培养观众。本届比赛有80多名演员在5天的时间里为评委和观众献上蒙古剧、蒙语小品、二人台、晋剧、京剧、漫瀚调、爬山歌等演出,分为剧场演出和广场公益演出两种形式,最终评出金、银、铜奖和表演奖,由观众评出最喜爱的演员奖。

   “老百姓喜欢就是最大的讲究”

这些年,武利平还曾在影视界大红大紫,他因把《武则天》里的大太监王公公、《德龄公主》中的李连英、《杨贵妃秘史》中的高力士演得极富个性,被国人誉为太监专业户,他在《情断上海滩》《新燕子李三》等20余部电视剧中饰演的沈滔、李德等鲜活的荧屏形象都曾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但无论有多成功,武利平还是把演艺重心放在成就他的二人台上,在剧目挖掘上苦心孤诣,大胆创新;在角色塑造上潜心研磨,不断突破。2001年,他主演我市大型东路二人台现代戏《光棍汉与外来妹》,因成功塑造光棍黑狗,荣获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第十九届梅花奖。

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表示,十年来,梅花奖艺术团走遍了全国各地,奉献了一百多场演出,这是第二次来到内蒙古。中国戏剧梅花奖的精彩,离不开各省区市戏剧节、戏剧奖项打下的基础,有各省区市培养的优秀演员,才有梅花奖的绽放,大家的共同目的是传承戏剧艺术、服务广大观众。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国家一流歌手武利平,做永恒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