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书法成功实现碑帖融合,如何正确地练魏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书法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20-03-21
摘要:我认为要想真正的把魏碑给练好,那必须得有帖学的功夫,如果你没有帖学的功夫,那根本是写不好魏碑的。 有些人可能会疑惑,对我这个说法产生质疑,他们会认为魏碑就是碑学书法

我认为要想真正的把魏碑给练好,那必须得有帖学的功夫,如果你没有帖学的功夫,那根本是写不好魏碑的。

图片 1

图片 2

有些人可能会疑惑,对我这个说法产生质疑,他们会认为魏碑就是碑学书法,为什么还要掌握帖学的技巧呢?

艺术史家白谦慎谈书法史

  【编者按】近日,讲座《书法艺术品的投资与收藏》在东皇城根北大街19号书香茗苑开讲,主讲人寇克让是著名书法家,幼年从颜真卿楷书入门,80年代晚期改学魏碑,于北魏元氏墓志用功尤深。经二十余年诸体陶染,四体皆能,尤长真、草二体。现任教于北京大学书法名家工作室。此次讲座以于右任书法为例,客观分析了影响书法价格的各种因素,方便藏家进行鉴赏和收藏。

图片 3

“当代艺术史书写正遇困境”

  下面我们看另外一种作品样式,对联。 对联是常见书法样式。于氏善作对联,文辞格调高雅,这个不是泛泛而说的,于右任的对联没有一件俗词,不管是他写前深还是自己的内容水平都相当高。真行草三体皆常见。其中有旷世精品,足以淹贯古人。我说这个大家说你是不是喜欢他把他推高了,因为我在学校里是教书法史的,还是站在一个书法史的发展历程上来给出了这两句话。为什么这么讲?因为清代三百年实际都在努力做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就是碑学的兴起最后表现为碑帖融合,所谓的大家都想走碑帖融合的路线,传统的帖学到明代就不行了,明代晚期出了几个高手,比方说张瑞图、黄道舟、倪元璐晚明四家,民国学者称他们为明之后进。明代帖学派虽然有这样一个上扬,相当于回光返照,终究阻挡不了帖学衰落的历史潮流。所以清代以来邓时如、伊秉绶在实践上倡导碑学,当然阮元的理论,包士诚、康有为的理论,清代的理论大家理论上鼓吹碑学,所以晚清一直民国的时候形成了一个碑帖融合这样一个书法现象,在这个现象来说名家辈出,但是谁真正能够在书法创作的实践上面成功地实现碑帖融合呢?我想不是赵之谦等人,而是于右任。真正走碑帖融合成功的人,我认为是于右任。大家知道于右任的斋号,后来他把墓志捐献给了西安碑林,他眼界非常宽,所以他又是一个书法家,他在书法实践以及北魏墓志铭上确实下过很大的工夫。我想这个功夫不仅仅体现在他的大幅对联作品之中,因为把魏碑和隶篆写大了从晚清以来这种人物有的是,但是把魏碑和隶篆写小了几乎没有人,于右任算是一个高手,从这两点意义上,一是他成功地融合碑帖,第二他能把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能够做到,从这两点上来说,我说他的一些作品有旷世精品,足以淹贯古人。我们这里讲的是对联,评价这么高还有一个因素大家别忘了,元代一线的对联大家见过吗?所以对联主要的是明清的书法样式,可以说主要两个字可以去掉,它就是明清的书法样式,唐代是一个诗歌鼎盛时期,大家都知道律诗里边格律诗里边含联和经联拿出来就是对联,但是尽管在那样一个时代对联也没有成为一个主要的样式,所以研贯古人主要是指明清。

首先我们必须认识到,魏碑书法它还停留在石碑之上,那么他就属于碑学书法,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一旦要把它写在纸上了,用的工具是毛笔,就必须要用帖学书法的工具来体现碑学书法的东西,也就是说,你必须要掌握帖学的东西,才能够有资格说你学碑学书法学到手、学精了、学会了。

艺术史家白谦慎在广州演讲。 主办方供图

我们都知道,中国书法其实可以分为两大书法体系,一个体系就是,以王羲之等二王书法家为代表的帖学书法,另一派就是魏碑以及众多石刻为代表的碑学书法。

著名艺术史家白谦慎所著《傅山的世界》出版十多年来,在华文书法界和学术界盛名素著,通过傅山的书法实践来考察中国书法在17世纪的嬗变,白谦慎揭示了碑学崛起的嬗变及其社会机制。白谦慎认为,由于清代和20世纪的书法严重依赖出土文物,并被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反映了当时的主流审美倾向,这种观念存在根本性问题。仰赖并受制于实物材料,让书法史书写变得困难甚至不可能,但“后之视今亦如今之视昔”,书法经典的形成及其古今差异仍然值得艺术史研究者认真思考。

图片 4

近日,方所举行五周年店庆暨“中国的世界”2017年度主题发布,白谦慎应邀进行书法的主题讲座,并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

那么碑学书法真正比较兴盛,或者说它比较旺盛的时期应该是在清末,那个时候碑学书法是最新出土的甲骨文、石刻,其次是魏碑的发现以及价值的重新的挖掘,那一段时间来说应该是碑学最为辉煌的时期,其他的时间,中国书法的舞台,基本上是被帖学书法垄断的,也就是说,大部分人还是学的帖学书法。

书法史不应拼凑历史

因此,中国书法整个体系,或者说中国书法的用具、中国书法的理论以及中国书法家所进行的书法创作,都是以帖学为基准的。比方说我们用的毛笔,完全就是为了表现帖学书法的某些技巧而设定的。

南方日报:《傅山的世界》问世十多年来在海内外产生极大影响,是否在于独特的研究方法和写作方法?

图片 5

白谦慎:海外的写作的确比较重视写作方法,不管是历史写作还是其他的写作。黄仁宇先生和我的博士论文委员会的委员史景迁,都很讲究叙述艺术。所以处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我是注重叙述的。《傅山的世界》从谋篇布局到叙述下了很多功夫。当时为了写书法史,我其实看了很多明清史的书和研究文章,包括文学的、历史的、思想史的,不仅借助了许多当时国内关于傅山的研究成果,文献方面也充分利用了许多散落各地的资料。单是设法把这些吸收来的东西串起来,就花了很多精力。但根本上还是研究和熟悉的程度来决定的。应该说,在傅山的研究方面,当时所能见到的资料,我基本上都摸过了,而且摸得还比较熟,驾驭起来比较方便。所以写作方法固然重要,但是细致的研究更为重要。

比方说我们用的纸张,都是帖学书法的范畴。因此,有好多学习碑学书法的人,用帖学的工具来表现碑学书法的时候,都需要做一些特定的动作,然后进行一些特定的处理之后,才能写出魏碑刀刻这样的效果。

南方日报:你如何看待当代书法的状况,现代书法是否是过去五千年书法的延续,还是已经断裂了?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于右任书法成功实现碑帖融合,如何正确地练魏

关键词:

上一篇:看晋唐笔法差距,书法写作的笔法与法规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