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从哪位书法家的行草入手,浅谈行书之韵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书法 人气:76 发布时间:2019-10-25
摘要:宇文家林:是的。在喜欢书写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想法就行了,尽量让生活慢下来。如果你想法太多了之后,所谓的快不光包括生活得快,也包括想法也快。想得快也就去得

  宇文家林:是的。在喜欢书写的基础上,有那么一点点所谓的想法就行了,尽量让生活慢下来。如果你想法太多了之后,所谓的快不光包括生活得快,也包括想法也快。想得快也就去得快,也就慢不下来。慢,才有静思的空间,才能达到一种很儒雅、一种很纯美的程度。

其次,难于辨识。普遍认为草书难认,通篇看上去也不认识几个字,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其实草书的书写是有严格规范的,甚至比楷书还要严格。草书创立初始是为了应急,大都是在战争中,由于事情紧急,用隶书或楷书书写比较慢,所以就创出了草书的写法。从这个意义上讲,草书有潦草的意思,写起来要方便快捷。换句话说,草书从创立之初就是一种应用书体,应用就必须有严格的规范,潦草不等于随便糊写乱画,如果那样,通信双方就都不认识了,书信也就失去了意义。所以说草书是可识的正常书体,只是有两个要求。一是要求书写者提高自身素质,严格规范书写,不可任意乱涂乱画;二是要求欣赏者具备一定的草书知识,学认一些基本的草书字符。

行书是比较晚出的书体。从形态上说,“行”者,与“坐”、“跑”相对而言。《说文解字》云:“行者,人之步趋也。”行书最初又叫“行押书”、“行狎书”。唐韦续谓:“行书,正之小讹也,钟繇谓之行押书。”而《宣和书谱•行书叙论》曰:“自隶法扫地而真几于拘,草几于放,介乎两间者行书有焉。于是兼真者谓之真行,兼草者谓之草行。”言其“贵简易相间流行”。最初传为刘德升所创,其门下有钟繇、胡昭二弟子。钟瘦胡肥,而实迹都不可见。钟繇的楷书确有行书之意趣,也可玄想其行押书之特点。当然,真正能看到比较清楚的二王行书,也已经是唐代摹本了。对于行书的特点,苏轼有个形象的说明:楷如坐着,行如行走,草如跑步。行走最好地体现了动静结合的节奏和韵律,所以,虽然它后起而影响最大,涉及面最广。行书分为行楷与行草。所以,简单地说,行书是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的一种边缘性书体,兼有楷书和草书的某些特征。

  记 者:您这一路走来,您学习书法的这个路径和风格是怎样的?

当然,也可以练习颜真卿的寄侄稿。个人以为,寄侄稿难度更大些。

在传统的篆、隶、楷、草四大体中,没有行书之地位。但时代发展,无论是为了实用还是为了审美,行书以其独特之魅力后来居上,因其可以伸缩的巨大空间而获得最为旺盛的生命力。

  记 者:您是想达到一种宁静的强大吗?

图片 1

刘熙载的《艺概》中说:“知真草者之于行,如绘事欲作碧绿,只须合青色、黄色即会出现碧绿色,不必专门设一种碧绿颜料。换句话说,刘熙载认为写行书,只要精通楷书和草书两体,融合在一起写即能成为行书,用不着专门学行书。这话从理论上说自然合理。但在实际上说,两者结合也需要有一个过程。且楷书和行书在结体、用笔上毕竟不同,有很大差异,也需要变化,并不能将楷草两体机械结合即可成行书体,故学行书不论在结体和用笔上都需要独立进行练习和研究,才能写得好。当然如果学好楷书和草书,学好行书就会快得多。张怀在《六体书论》中讲到真、行、草书体的特点和趣味不同时说:“真书如立,行书如行,草书如走,其于举趣,盖有殊焉。”真书即楷书如立,即严肃而处静态。草书如走,即比较快速,处在一种动态。行书贵行,行则不同于立,也不同于走。行不同于走的速度,徐徐而行,即笔毫常处在行动状态,起收笔无停顿很久的动作,意到即动,或连带,或提笔萦带,即上一笔和下一笔起收笔之间,存在着或明或暗或实或虚的联系。同时,在结体上又具有草书的简便结构,把楷书中重复笔画加以省损,又加上连带变形等方法,加速书写的速度,这就造成行书之行的特点。“趋变适时,行书为要。”它利于实用,又能在艺术上减法尽意,动静结合,虚实变化,形成节律韵味。“真行近真而纵于真,草行近草而敛于草”。比楷书放纵,比草书又收敛,有静有动,有繁有简,意趣无穷。行书的结构和连带运笔使线条构成各种艺术形态,是便于艺术创作的一种书体。充分理解和认识行书的特点,是我们写行书的首要课题。只有对行书有充分的认识和理解,书写时才能掌握其结体与笔法的特点和创作要领。

  宇文家林:淡淡的放纵吧。

回答:

在真、草、隶、篆、行五种书体中,隶、篆是古体,东汉以后,就很少在实用了。草书过于简化,结体变得简单和符号化了,加上草书不易被人们认识,故不大适宜实用。目前大量实用的是行书、楷书。而由于楷书在书写时,点画要求严格,写起来又慢,所以在实用书写时,往往不写严格意义的楷书,而写成行书。行书这种书体,最具实用性,又具艺术性,能为广大群众和书家所喜爱。行书具有楷书的基本框架结构,又有草书简洁 的行笔和线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率意表情,生动流畅,富有艺术气质,彰显强大生命力。

  记 者:那您书写已经三十多年了,现在是否已经达到了这样一个境界呢?就是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达到这个境界了吗?

另外,用笔上还是有一点飘了,不够沉着,尤其是撇画收尾的时候,没有能够留住笔。整体这种很尖的收笔也太多了,看起来有一种扎人的感觉,书法里,尤其是颜体书法里是忌讳这个的,颜体讲究饱满、浑厚、用笔扎实。

说起行书,必提天下三大行书,就是: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和苏轼的《寒食帖》。在历史长河里,为什么这三件作品会被集体无意识地选择并推扬到如此高度?我想这是书法艺术的本质所决定的。今天人们喜欢说书法是“视觉艺术”“造型艺术”。重视视觉效果,虽然不能说错,但过分强调了书法的美术化、技术性、工艺性,说到底是就“字”论“字”看问题的结论。熊秉明说,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不管这句话是否夸张绝对,但它触及到了书法艺术的文化特质,这是问题的核心。书法艺术的魅力正是从这个文化特质里生长出来的,而不是仅仅从其表面的视觉漂亮技术精湛塑造出来的。因此熊氏所以选择书法来做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而不是选择更具技术性、工艺性以及视觉效果的微雕、杂技或魔术之类。在三千多年的书法历史发展中,历数一件件名家杰作,每一件作品中所凝聚着的文化意味的雅俗、文化含量的多寡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初看来书法艺术就是毛笔书写汉字的行为,毛笔书写汉字当然是要人们用眼睛看的,用眼睛看的艺术自然也就是视觉艺术了。然而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作为凝聚其核心的文化意味着和文化含量是眼睛看不准甚至看不见的。中国的诗词、绘画、戏曲、音乐当然包括书法,在这个问题上是完全一致的,而且书法艺术更具有典型性。

  记 者:说得好。真正的书写,其实是一种很纯净、很干净的,没有任何压力的这样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您一直在慢慢靠近这样一种状态,我相信您生活中一定是这样一个无所求、很淡泊,然后也没有什么压力的人吧,生活中是这样的人吗?

就行书而言,有两条发展线索,一是王羲之的二王书风,二是颜真卿的雄强书风。
图片 2

值得强调的是,“行草”本属于行书范围,可在实际使用中,常被视为草书。随便翻开一本草书帖,都会发现行草居多。这里顺便澄清一下,行草是夹杂着行书与草书成分的书体,虽然有标准的草书符合,但仍然保持了行书的字形;而草书是符号化的书体,必须基本上是用约定俗成的字根符号来表现,脱略字形的束缚。如毛泽东的书法称为行草,是属于行书范围,并非草书。他的笔势是草势,而字形多为行书。如《清平乐•六盘山》可见“何时缚住苍龙”几字,不简省,而给人草写的感觉。自明而后,行势草意或行意草势打破了行、草之界限,常常造成无法区别的局面。这也属于一种“破体”,非行非草,亦行亦草,互相贯通,层次丰富,更有一种磅礴的气势。

  宇文家林:不一样。帖学的用笔很丰富啊,这个里面的内容很多,很丰富。

虽然说行书书风的选择,与楷书的基础并无必然的联系,但颜体楷书的学习,多少还是有助于颜体行书的学习的。

书法界认为,书以晋人为最高最盛,晋书与唐诗、宋词、元曲相并称,成为一代之尚也。原因有三:一是时接汉魏,诸体悉备;二是隶奇草圣,笔迹多传;三是俗好清淡,风流相扇,志轻轩冕,情骛皋壤。而钟繇、胡昭为行书之宗。加之晋人禁碑,刻石较少,晋人所传唯缣纸而已。而且行书在缣纸上更易表现其性能,所谓“自相得而益彰”。论者谓晋人书以韵胜,以度高。而韵与度,皆须求于笔墨之外。“韵从气发,度从骨见。必内有气骨以为之干,然后韵敛而度凝。徒以韵胜,则韵浮于气也。徒以度高,则度离于骨矣。”马宗霍认识到晋人行书形成的原因,也看到行书发展的利弊,是较早对行书成因作出概括的研究者。

  宇文家林:没有什么成就,只有一点点成绩。自然的书写、书写的自然,这个其实也不叫总结。平常喜欢书法,也喜欢看一些文史哲方面的书。通过读书学习,我感觉,自然是中国书法书写的一种基本状态。古人写字就很自然。为什么现在好像觉得比较重要了,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古代社会不一样了,人的想法太多,让书法承担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我感觉书法还是应该靠生活近一点,通过书写反映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

谢谢悟空官方的邀请

行书的实用性和艺术性,吸引了许多书法爱好者,他们以为学习行书是比较容易的,掌握起来较快,又可以发挥自己的个性。于是临摹了几天范帖,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就开始创作行书了。自然这样写出来的作品,既不符合规范,更谈不上艺术性,只是乱涂乱抹,自以为是,无风格神韵可言。有些人则只专心临摹范帖,态度也很认真,下的功夫不少,但因为不懂得行书创作规律,所以创作时虽可做到几分像范帖,但不能运用学到的传统技法和知识,难以创作出具有个性和艺术性的作品来。这都是由于认识和方法不对头,越写越陷入困境,走入歧途。

  记 者:跟您的性情更近一点?

由于每人的性格,脾气,审美情趣,文化修养不同,各人要尽可能选自己喜爱的来临习。凡自己喜欢的范本,必对之有性趣,有感情上的动力,自然就能学好。有喜欢粗犷雄浑的《东方朔画赞》,《麻姑仙坛记》。有的喜欢瘦劲谨严的《九成宫》。有的喜欢秀逸潇洒的《雁塔圣教序》。喜欢平和含蓄的可学《集王字圣教序》。等等。亦不可强求于某一家。

颜真卿《祭侄稿》里尽是家仇国恨,情绪最强烈,但这情绪也最具体、最个性。用笔用墨也是激荡惨烈甚至有点“歇斯底里”的疯狂悲怆意味。苏轼的《寒食诗帖》是蹉跎坎坷途中的无奈叹息,是人生失意的落寞委屈,是一种人人都不陌生的感受,但失意并未失态,落寞亦未颓废。点画结体也是如此,平和绵厚又柔中有刚,不卑不亢却又风骨独具。而王羲之的《兰亭序》则全然不同于这两者,江南的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杂花生树之时,茂林修竹清流激湍之畔,王羲之凭社会地位声名威望邀约名流雅集唱和,忽然悲从心底来,洞见了认识的“没劲”与“无奈”,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后之视今亦尤今之视昔,正在领头折腾的他突然笔锋一转,问你问他问天问地也问自己:折腾个啥呢?这体会这滋味这境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有的,都可以明白的,何谓贯天穿地,何谓看破红尘,何谓潇洒超脱,何谓放下便是。且看这区区二百多字,说得明明白白。千百年来,如其说无数文人墨客痴痴迷恋王羲之笔精墨妙的雅韵风流,倒不如说是骚客士子唏嘘人生梦想自由,在这里恰好找到了那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理想家园和心灵皈依。有人慨叹,千百年来的书法历史,无非就是一部文人墨客知识分子追求精神解放灵魂自由的心灵史,从这个层面才可以说这句话——王羲之的《兰亭序》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

  宇文家林:行草,它是以东晋王羲之一脉来的。所谓的比较,它不叫比较,它有一种吸收的方式。王羲之这一脉书风,后代有谁,人家怎么学习王羲之的,要做对照。它是一个启示。等于说,从王羲之开始,东晋过来到隋唐,到五代,到宋元,到明清,到现代,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启示,有什么写得好的,应该怎么写,他为什么写得好,他是怎么样接受王羲之的。我是这样一种比较。

学习书法不从晋人的字入手,最终都是“野路子”。

从书论历史角度看,最初创造行书体的人是刘德升。当然书体的演变并非一人能成,刘氏顺应潮流,对行书加以归纳总结,集其大成而已。刘德升,字君嗣,颍川人,为东汉桓、灵时期人。他的作品没有流传下来。他对书坛的贡献是:一是相传创造了妍美婉约的行书体,独步当世;二是培养了胡昭、钟繇两位书法家,钟繇成为“正书之祖”,与王羲之并称“钟王”,可谓成就非凡。行书的产生式在汉代,而成熟在魏晋。自魏晋之后,很少书家不擅长行书。而在五大体系统中,行书系统队伍最为庞大,而且每个时代都有名家名帖。张怀璀《书断》中评价历代书法,列有神品35人,其中行书占4人。他说:“晋世以来,工书者多以行书著名,昔钟元常善行押书是也,尔后王羲之、献之并造其极焉。”可见,行书在魏晋已相当流行,并逐步成为大家喜欢的书体。时至今日,行书一体在展览、碑林、纪念馆中都是使用最多的书体。

  宇文家林

这就是我自己学书法的体会,只一己之见,谬误之处请包涵。
图片 3

行书从实用开始,后来发现这种书体不仅便于实用,而且也很有艺术性,故日渐时行了,写的人越来越多。行书既然是这样一种书体,其结构、笔法自然就会形成自己的一套规律。有接近楷书的行书,如欧阳询的《千字文》,结体虽是楷书结构,但属行书用笔,它不似楷法那样逆笔停顿,收笔顿挫,而是顺笔而入,行笔连带,虽有所停顿,随即迅速收笔或转笔连带,这是行书行笔的特点。有接近草书的,草书成分多,楷书成分少,即是行草书。如颜真卿的《江外帖》,帖中云:“江外唯湖州最卑下,今年诸州水并凑此州,入太湖,田苗非常没溺,赖刘尚书与拯,以此人心差安。不然,仅不可安耳。真卿白。”又如宋代米芾《张季明帖》,帖中云:“余收张季明帖云,秋深不审气力复何如也,真行相间长史世间第一帖也。其次贺八帖,余非合书。”这两帖都是草书成分多,许多字都是草书结体。还有一种行书,以行楷为主,偶然渗进草书,形成行书草书的鲜明的变化,早期的行书常出现这种写法,如王羲之、王献之的行书。王羲之的《孔侍中帖》、《丧乱帖》就是这样,其“奈何”、“不知”等字都属草书的写法。又如《孔侍中帖》中的“复问”等字也都是纯草书写法。这种行书形式,行草书相间,显得对比鲜明,有轻重节奏的变化。还有一种行书,楷行书间架中带有草书结体和写法,如王羲之《兰亭序》字体中的连带而和省笔的写法。这可以说是一种较标准的行书体。所以,行书虽然有自己的规律和特点,但是,对每个书者来说,又有自己的写法,或偏楷体,或偏草体,或楷行并用,或行草并用,或较标准的行书体。行书具体写法中的这种变化,是与每个时代的时尚和个人的文化、艺术修养,对行书的理解和对书法艺术所下的功夫分不开的。

  宇文家林:就是让你知道,这东西它怎么发生的,怎么来的,它的来龙去脉,它从那个点到这个点上,为什么?这都是很有启发的。让你去学一种正大气象,可以靠得近一点,慢慢追上去。

字入晋,必有神。

  宇文家林:一切随缘,用心书写。

我喜欢……喜欢,也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学会从灵魂深处去对话。

  记 者:您这样比较的结果是什么?

颜体是书法风格中一个大展示,学习了颜楷,不如直接学习颜真卿的行书,一般来说学谁的楷书就学谁的行书,是比较容易上手的,因你掌握了他的一些用笔规律和楷书的笔法笔墨技巧,如你又换写其他家的行书,总是又隔了一层。《祭侄文稿》拙朴苍劲,字的情性与书写者的情性相合,好比心心相印,必能更深地体会其中的妙处,从而接受得更快,更多。

  采访时间:2013年7月9日

  宇文家林:你说你这个“贾”,中国的字形它偏长一点,但确确实实这个长方块字它很美。如果你把它写得很扁,美吗?不美,很做作。有规律,又和而不同。

楷书和草书这两个不同的书体,既有区分,又有关联。要想学好书法这两个书体都要同时写好,单打一是不行的。楷书贵在灵动,草书贵在凝重。没有楷书的基础,草书就真的飞起来了;不会写草书,楷书又容易写得僵死。具体到学哪一家,这要根据自己的喜好而定,无论是楷书还是草书,字帖都非常多。以我个人的观点,要学唐以前,尤其以魏晋南北朝为主。

  记 者:您是个什么性情的人?

这是王羲之《十七帖》中的一部分。大家知道《十七帖》是由王羲之写给友人的许多书信拼接而成的。对于学草书的人来说,《十七帖》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一本最正宗的范本。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临过《十七帖》的人,就不能称之为会写草书。那么,同样学习同一本帖,不同的人差别就大了。先看一下这封信的内容。

  江苏省国画院江苏省书法院专职书法家

最后,难于欣赏。有不少人认为草书容易写,因为好蒙人,反正也看不懂,也不知道写得好还是写得坏,甚至认为越乱越不认识就越好。不像楷书,每个人不管懂不懂都能说出一二。其实不是这样,真正的草书是非常吃功夫的,很能反映一个人的艺术灵性。欣赏者面对一幅草书作品,首先要看是否有深厚的传统功底,然后通篇气韵怎么样,是否贯通。而且要想写好草书,楷书必须同时写好,只有这样线条写出来才扎实。有没有楷书基础一看就知道,没有楷书基础的人,字写出来墨在纸面上浮着,线条只是在纸上画圈,留不住笔。草书贵在凝重,楷书贵在灵动。草书写草了非常容易,不需要功力,随便一划就行,但写出来有分量就难了。有一些人为了掩盖功底的薄弱,采用浓淡墨变换的方式,追求一种视觉效果,线条写出来哆哆嗦嗦,像麻绳一样,通篇连成一片,显得很热闹,认为这就是草书。其实不然,这不是艺术,充其量也只是技术。这不属于书法范畴。近些年来,书法协会的所谓书法大都是这种面貌,或者说叫所谓的展览体。书法协会本来应该代表着书法的最高水平,现在却成了书法艺术的直接破坏者,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这个协会现在已经成了到处招摇撞骗,吹嘘蒙钱的组织。我多次提出解散书法协会,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对于欣赏者一定要辨清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不要被假象蒙蔽。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体会到艺术带来的享受和愉悦。

  记 者:其实草书是很张扬的一种书法。

本人从小以吴昌硕的石鼓文及行书为主线下手学习的(为了提高绘画的线条质量,必须学习石鼓文,吴昌硕一派的弟子们石鼓文都不弱的原因所在)。

  记 者:我觉得好像现在大家扎堆都在学“二王”?

我已服食丹药(五石散)很久了,仍只是一般般,大概是与我的年龄有关吧,因此也就这样了。您一定要多保重、爱护自己的身体最为重要。当写此信时,感到很惆怅伤感。得知您已经行至吴地,想必很快会离去而不久住。小弟(这个“叔”在这里是指郗愔的弟弟郗昙,王羲之的内弟)也当赴任西行了吧,等待您的回信。

  宇文家林:不学“二王”学谁呢?宽泛的“二王”是一个帖学系统,从古到今,要看怎么去学。对于行草,“二王”是源头!追源,这是好事情啊。至于学它有什么结果,要根据各人的情况。才情,学识,慢慢会形成一个什么面貌?要看个人造化。我们看看《大观帖》、《万岁通天帖》,基本上是那个时代书写的一种状况。你翻翻看,很多人写得很相似的,和而不同嘛,有不同的地方。所以学“二王”不是什么坏事,所以不要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吾服食久,犹为劣劣。大都比之年时,为复可可。足下保爱为上,临书但有惆怅。知足下行至吴,念违离不可居。叔当西耶。迟知问。

  记 者:您为什么把行草作为一个突破口呢?

高层次的书法表面上看起来平淡自然,祥和安静,不吵不闹,没有奇怪之笔。然而,内涵却极其丰富,每一笔都蕴含着深厚的修养。粗俗的书法表面上气势张扬,潇洒流畅,造型奇特,很有气魄,非常热闹,但内在却空洞无物。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文化。

  记 者:那就是说您写字写书法应该有三十年了,您说这三十年是特别开心的三十年,您说您是一个快乐的书写者,是这样吗?

图片 4

  记 者:其实您说您不愿意想那么多,但是我觉得您骨子里其实对书法的认识还是非常清醒的。

图片 5

  宇文家林:要感谢中国书协,展览造就了当代书法家。“三名工程”的书法家都是通过展览走出来的。展览多是好事情,同样也是一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首先要把作品写好,投稿参展,我觉得是需要的。回避展览不现实,艺术已经进入了展览的时代。

所以学习王字不会有任何问题。

  记 者:帖的用笔跟碑不一样?

行草书的结体变化无穷,本身没有固定的法式,为了在学习、临摹过程中少走弯路,要多观察,多领悟,力求血脉通达,行气流畅。

  记 者:等于说要把这个打通了。

然而,书法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前代的任何一个书法家都不是专门的写字匠,而都是大学问家。因此书法离开了文化是不行的。后面附两篇文章具体说明一下。

  宇文家林:更近一点。

建议题主应侧重学《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如果下功夫把《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学好、学精了,那你的“行草”梦就实现了。《怀仁集王羲之圣教序》虽是集字成碑,但绝大多数字都是王羲之的书法真迹。

  记 者:宇文老师您今年多大年龄?

既然有颜楷的基础了,学习行草书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宇文家林:是。

图片 6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应该从哪位书法家的行草入手,浅谈行书之韵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