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吴镜汀先生,再读京派画家吴镜汀

来源:http://www.djbengguan.com 作者:新匍京书法 人气:166 发布时间:2019-05-19
摘要:先生尊师重道,不忘故旧,他晚年身体多病,对同仁旧友仍尽心尽力,多有帮衬。那时每到春节前,都让我替他给无锡一位老友寄去20元钱。那是北昆著名笛师高步云先生,退休回南家

  先生尊师重道,不忘故旧,他晚年身体多病,对同仁旧友仍尽心尽力,多有帮衬。那时每到春节前,都让我替他给无锡一位老友寄去20元钱。那是北昆著名笛师高步云先生,退休回南家境不好,先生寄款以表达对老友的一片情意。早年,镜汀先生常与俞平伯、张伯驹、高步云、吴光宇诸先生在灵怀阁举行曲会。镜汀先生唱余派老生,也唱昆曲,光宇先生操琴。先生晚年正值“文革”年代,门可罗雀,寂寞无为。一次他聊起京剧,一时兴致所至,压低声调给我唱了一段昆曲。因他听觉很弱辨音能力已不好,只听个大意而已。先生年轻时,在金北楼先生寓所,曾识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与余叔岩、言菊朋等名伶皆相熟,著名鼓师杭子和老人就是镜汀先生的姑父。在先生去世前一周左右,他很想听听老戏唱段,我经先生首肯,请李多逵先生的公子、王雪涛先生弟子、花鸟画家李世林先生来灵怀阁。世林久慕先生,正求之不得。当时,我提议唱余派《搜孤救孤》大堂一段,再唱杨门女将《采药老人》那段言派。先生说:“不,言派我还是听《让徐州》吧。”世林浅吟低唱,韵味十足。吴先生足踏拍节,如醉如痴,过了一回戏瘾。临别,先生以一幅斗方高丽笺山水画赠与世林为谢。不久先生驾鹤西行,数十年后世林业已作古,每忆前尘,恍如昨日,感慨多多。

  吴镜汀也是一位待人诚恳的老师,启功在回忆中十分动情地记述了吴镜汀教徒的点滴,其中包括怎样点苔、怎样画松的技法,他告诉学生要先皴擦再点苔,画松针要用焦墨等等。启功说:“虽然这些属技法上的小节,但就是这类‘小节’,你去问问手工艺人以及江湖画手,他肯轻易相告吗?”吴镜汀最初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时,作品即引起众人关注;后在北京、天津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影响力很大,然而他却十分平易近人。启功回忆“先生对于持画求教的,没有不至诚指导”,而且以自己的绘画心得与学生切磋,陈师曾说文人画的第一要素是人品,吴镜汀的人品便令人钦佩。

新中国成立以后,吴镜汀游历大江南北。1958年他乘船游长江,三峡的鬼斧神工让这位艺术家惊叹不已,他用《巴船出峡》和《瞿塘峡》等作品记录了长江天堑的水波凶险和千仞高山。吴镜汀注重在旅途中写生,1962年他拜访黄山,速写了那里的清凉台和白龙桥,虽然只是寥寥数笔,却已颇得意趣,可见他在师古人的同时更师造化。作为一名北京的画家,吴镜汀对于北京的风景名胜更加喜爱,他画过多幅颐和园的景色,记录下颐和园四时之不同。

  吴镜汀先生祖籍浙江山阴,祖上于清乾隆年间来京,经营天汇药栈,距今已260多年了。先生少时正值清末民初,北京画坛领袖金城先生、陈师曾先生十分器重镜汀先生。金先生亲到吴宅支持弟子学画,并接吴先生住到家中,饱览宋元明清名家真迹,细心追摹潜研传统绘画,为吴先生学画提供了极好的条件。先生悟性聪颖,勤奋不辍,继承传统、卓然成家。正如郭凤惠先生后来给吴先生所撰挽联中云:“山水有师传,衣钵减增成泰斗;生徒遍寰宇,后先树立裱门墙。”

  新中国成立以后,吴镜汀游历大江南北。1958年他乘船游长江,三峡的鬼斧神工让这位艺术家惊叹不已,他用《巴船出峡》和《瞿塘峡》等作品记录了长江天堑的水波凶险和千仞高山。吴镜汀注重在旅途中写生,1962年他拜访黄山,速写了那里的清凉台和白龙桥,虽然只是寥寥数笔,却已颇得意趣,可见他在师古人的同时更师造化。作为一名北京的画家,吴镜汀对于北京的风景名胜更加喜爱,他画过多幅颐和园的景色,记录下颐和园四时之不同。

吴镜汀,祖籍浙江绍兴,名熙曾,字镜汀,号镜湖,出生且长期居住于北京。他成长在一个书香世家,幼年开始习画,1918年进入北京大学附属中国画研究所学习,后兼任京华美术学院与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的教职。他17岁时进入中国画学研究会师从金城研习、临摹古画,专攻山水,同年随金城及陈师曾赴日本参加中日绘画联展。

  金城先生在北京画坛领袖群伦,慧眼识珠,是伯乐式的人物,京津诸多前辈名家皆出金氏门下。镜汀先生对金先生的感遇之恩终生不忘。在吴先生去世前半年,一次他问我能否找一位小木匠,再找一块紫檀木。同时他拿出一个紫檀印盒,告诉我说:“金北楼先生对我师恩甚重,没有金先生的教诲提携就没有我的今天。那时,我父亲不愿我学画,命我经商,是金先生亲到我家劝父亲,支持我学画,说这孩子能画出来,将来定能成名。那时金先生社会地位高,名气大,出入有车,是汽车阶级,父亲因此才改变想法,我才得以学画。我想让你帮我找人,找木材做一个与这个印盒一模一样的印盒。金先生送我的一对儿,可是后来只剩一个,另一个找不到了,所以想再配一个。我很怀念金先生。”

图片 1

吴镜汀也是一位待人诚恳的老师,启功在回忆中十分动情地记述了吴镜汀教徒的点滴,其中包括怎样点苔、怎样画松的技法,他告诉学生要先皴擦再点苔,画松针要用焦墨等等。启功说:“虽然这些属技法上的小节,但就是这类‘小节’,你去问问手工艺人以及江湖画手,他肯轻易相告吗?”吴镜汀最初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时,作品即引起众人关注;后在北京、天津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影响力很大,然而他却十分平易近人。启功回忆“先生对于持画求教的,没有不至诚指导”,而且以自己的绘画心得与学生切磋,陈师曾说文人画的第一要素是人品,吴镜汀的人品便令人钦佩。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app发布于新匍京书法,转载请注明出处:怀念吴镜汀先生,再读京派画家吴镜汀

关键词:

最火资讯